9.12洛阳房车展

露营地的死尸 | 异常

2014年07月31 00:00:00 来源:猫饭家

很久以前的故事大幅修改的。

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我和阿诚还在争论到底是谁死了的问题。

小时候,我一直以为,妈妈给我和阿诚穿不同的衣服只是为了方便她和爸爸区分我们,现在,我才明白,这不光是为了方便他们,也是为了方便我们。

比如现在,那具躺在帐篷外的尸体,穿着蓝色防风服,黑色登山靴,确实是两天前我和阿诚挑选的装备——我们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选完全一样的呢?所以,我们也辨不明白死的是他还是我。

毕竟,我和阿诚是双胞胎。

在这孤寂无人,寒风凄厉的荒山上,我和阿诚相视而坐,互相打量对方的脸色,不管是鬼气还是什么尸斑,都是绝好的证据,我们心里大概都希望对方是鬼,自己是活人。

「哥,你就认了吧,死的一定是你,你看那后脑勺,多宽。」

「屁,你才是鬼,还不赶紧投胎去,也只有你这种马大哈,会半夜摔在大石头上,脑浆子都出来了」,我知道凭外貌是得不出结论的,只能以性格缺陷作为突破口。

阿诚翻个白眼,「净瞎扯,我三点半起来撒尿的时候,就踩到你尸体了,硬梆梆的,还膈着我脚了,你肯定是刚过十二点就死的,你当时不说要出来看星星吗,别不承认!」

「我是起来看星星了,要不然大老远跑这山上来干嘛?我数得清清楚楚,总共看到了十九颗流星,看到一点一刻我就回帐篷睡觉了,还给你盖了被子,那之后就没出来过!你看你,假如死的真是我,你踩到你哥尸体了,居然屁都不放一个,还能安心跑回去睡觉,你的良心是被谁吃的?」

「睡得迷迷糊糊,鬼晓得踩的是个死人啊。还好没仔细看,要真看了不得吓死?你这脸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你别说得好像死的真是我一样。我们别浪费时间了,你身上带镜子没有,港片儿里说,鬼照镜子是没有影子的,你试一下。」

阿诚鼻子里哼气——从小如此,他不听我话的时候都是这副表情——「凭什么是我试?你怎么不试?再说我也没带镜子。」

我站起身,走到那具尸体前,脑子上的窟窿还在往外流血,死的怎么会是我呢?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把尸体翻过来,虽然有心理准备,身上还是有些炸毛——那分明就是我的脸,看起来很平静,弟弟大概死得没什么痛苦,想到当我在帐篷里睡得正香,他却在外面独自面对死亡,我还是觉得歉疚。

「有人来了」,阿诚说。

一个人影慢悠悠地晃了过来,荒山野岭的,天都没亮,竟然也有人来?

「行,就让他看看,我们到底谁是鬼。」

来人越走越近,接近我们营地的时候,灯光终于照亮了他的脸,原来是个干瘪的老太婆。

「婆婆,这么早啊?」我打了声招呼。

老太婆咧嘴一笑,「不早啦,该回去啦,你还在这玩儿呢?」

她看得到我。

「婆婆,下去的路好走吗?」阿诚走到她跟前,问了一句。

老太婆没有回答,连眼神都没动一下。

「嗯啊,再待会儿,一会儿就下山」,我又说。

「年轻人,还是早点下去吧,时候不早啦」,说完这句,老太婆便慢悠悠地晃走了。

等她走远,我看向阿诚,「你明白了吧?」

「明白了。」

「你是鬼,所以她看不到你。」

阿诚冷笑一声,「看来死了智商也不见涨,你才是鬼,她之所以看得到你,是因为她也是鬼。你看她说的那些话,哪句不是让你早点下去报到?」

我握紧拳头,「不可能,你也看得到她,她怎么会是鬼?」

「我们是双胞胎,意念相连,你翘辫子,我暂时能通灵,有什么好奇怪的?港片儿里说了,关系亲密的人死了,都能看见鬼。」

港片儿居然成了参考文献,强词夺理,偏偏还没法证伪,「那没办法了,我们下山问小麦吧,小麦总不会骗我。」

小麦是我的女朋友。

「她还不是会偏向你。」

「死人这种事,偏向我有什么用?还能活过来?」

于是,我们把尸体拖进帐篷,用睡袋盖住,然后就往山下走。

我和小麦一年前认识,当时我和阿诚组成组合在学院艺术节上唱了首歌,毕竟是双胞胎,长得也还行,很受欢迎,小麦便找到后台来,说想认识一下,我看她一双大眼睛,清澈透亮,也挺有兴趣。一来二去就熟了,自然而然地就成了情侣关系,平常一起吃吃饭亲亲嘴,周末再去校外开个房,大学生活,也不过如此。

这次来郊区露营,走到山下的时候,小麦突然来了大姨妈,说什么也走不动了,只好让她在山下旅店里歇着,女人,是怪麻烦的。

「我先上去看看」,走到旅店门口,我说。

「为啥?一起去吧」,阿诚说。

「我们中总有一个是鬼,一起去把她吓死了怎么办?黑漆漆的。」

「随你吧,我又不心虚。」

我懒得跟他争,反正一会儿就真相大白了。

我上到三楼,敲门,一下就开了。

「没睡觉?」

「嗯,睡不着,害怕。」

「怕什么?」

小麦大笑一声,「怕你哥回来索命啊。」

我说不出话,脑子里的神经搅成一团,叫个不休。

「你们兄弟长得太像了,差点分不出来,还好我知道他喜欢看星星,才确定站在那的是他,不然就砸错人了,他看得也真是认真,我摸到他背后,他都不知道。」

她还在说,「阿诚,其实当初听你们唱歌,我喜欢上的是你,只是你们双胞胎,我也分不出哪个是哪个,在后台随便认了一个就搭讪了,唉,这就是命啊。你哥长得是跟你一样,但一点意思都没有,没意思也就算了,偏偏还蛮横好色,对他来说,我就是个解决性欲的机器,除了开房还是开房,我真是忍不了了。」

「现在好啦,我把他砸死了,总算解脱了,呼——」她躺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阿诚,还是我们在一起吧,好不好?」

我弯腰望向她的眼睛,清澈透亮,就像一面镜子,里面果然没有我的影子。

9.12洛阳房车展倒计时


个人微信

热线:4006-098-298
手机:138 3714 2295
电话:0371-6552 6306
QQ:290405815


手机版查看本网页

无忧购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一键打电话

热线:138 3714 2295 / 0371-6552 6306 E-Mail:chinawlh@126.com QQ:290405815
在线客服:

4006-098-298

豫ICP备14026531号-4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