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洛阳房车展

如果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无论去哪里旅行都是“逃离”

2014年07月30 00:00:00 来源:孤独旅行者

芦苇说:说走就走的旅行,说辞就辞的工作,说分就分的爱情,这些真的是我们追求的自由与洒脱么?正如作者所说:行万里路是为了消化万卷书,不再是为了青春的恐慌和对现实的逃离。这篇关于“说走就走病”的文章值得我们认真反思。

我们追求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结果发现既不能被世界改变,更不能改变世界;我们追求一场说走就走的辞职,结果发现工作没有最糟只有更糟,只留下一张越来越解释不清的简历表;我们追求一场说走就走的爱情,结果发现没有什么永垂不朽,人生总要失足几次。不幸的是,除了逃避现实,我们已经什么都不会了。“说走就走”是种病,其实吧,如果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无论走到哪个地方都是“逃离”。

“人一生至少应该有两次洒脱,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听起来很美,“间隔年”、“gap year"这些概念在大陆开始越来越火,“去旅行”是我们支撑不理想现实最大的心理动力,我们假装鄙视现实和物质,学会把中庸和矫情视为精神胜利法然而忘了最重要的一点:鸡汤虽好,但不管饱。

无梦、无爱、无趣、无动力,没有上升渠道也没有逃避空间,不想活也不想死——这是我们真实的写照。我们是这个时代的橡皮人,麻木地卡在人生的瓶颈,然后偷偷羡慕别人的冒险与任性。

——题记

从有段时间开始吧,只要有能逮到的假期,哪怕只有三天,也一定要用用足了去一个一直想去但没去过的地方。什么叫“用足”了呢,就是假期的前一天下午,下了班就直接从单位拎箱子去机场,然后在最后一天晚上做末班火车回来,早晨到了北京站直接拎箱子滚回单位上班。我的这种“精力充沛”的行为经常被朋友耻笑为“传说中的美少女战士”。

其实这样算下来,能用的法定节假日+刚毕业少得可怜的年假全算上,再凑凑前后周六日的光儿,一年能在旅行中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一个月。也就是说,我一年有1/12的时间可以在路上、在远方,其他11/12的时间,工作就是做书、译书、读书。

一年=11/12的书+1/12的远方,很纯粹,算是该知足的比例了。可是日子久了,我发现我并非一个很有心理能量的人。我开始恐慌,像很多毕业不久的同龄人一样,开始恐慌没有“期末”的人生。

一 . 没有“期末”的人生

可能每个人毕业之后都有一段让人惶恐的死水期,第一次陷入一个如此长期、如此没有“期末”的人生状态。我开始害怕一眼望到头的人生,每天雷同的钟点醒来,吃雷同的早饭,做雷同的公交,甚至还能遇到同一个售票员,在雷同的时间滚到单位打卡,和雷同的人说雷同的问候,打雷同的午饭,等到鱼尾纹都伸懒腰了还在拿雷同的工资。

然后一闭眼,青春就这么过去了,没有人记得你当初的模样。

于是我拼尽全力地“用足自己的青春”,用足力气买很多很高的高跟鞋,怕老了穿不动了,后悔能穿动的时候没穿够过;用足力气找裁缝改旗袍的腰身,一定要改到能显出一尺七小腰的曲线,裁缝说“姑娘你前后就改1厘米,我照样按改一件的价格收钱啊”,我说改吧,怕以后老了穿不下了,后悔能塞下一尺七的时候没把自己塞进去过;用足力气在很多地方留下很多照片,怕以后老了,没人记得我曾经年轻过、绽放过的样子,怕自己都忘了自己的皮肤曾经溜光水滑过,长发曾经乌黑浓密过,削肩细腰和嶙峋的锁骨曾经惊艳过。

所以,也用足力气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怕日后日子琐碎,有一天像老辈人一样围着锅台和孩子转,后悔能去看世界的时候没去看过。

二. “说走就走”是种病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在一次旅行结束后接到一个另我气愤的男客服电话,问我要不要加入某个单身俱乐部。谈着谈着对方突然来一句,“您自身就这条件,对吧。不算太差也不算多好……“

NND,这年头的客服都会不会聊天啊,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看在对方说自己也是个90后同龄人的份上,我忍住了没爆发。

但是我放下了电话开始想,我到底是在生气什么。这就是一个陌生人眼中的我而已,只不过他按照数据说了实话。我到底是谁?如果一切可以归类为表格数据,我只不过是一个23岁、本科学历、普通工资、可以打包按G被信息贩子卖数据的北京未婚姑娘而已。至于我表格上看上去拥“有”的一切,身材长相,是父母给的;房车户口,是父母给的。那点琴棋书画的雕虫小技,父母给的;那些看上去可以填表划勾的一切,都不是我的努力。

而我在做些什么?我看上去每天都很充实,我沉浸于自己写的豆腐块儿能够变成点铅字、有点小粉丝、译两本地球人都不知道的书就觉得自己如何了?如果没有那些可以划勾的条件,我是谁?我还是谁?

你是否有房有车有业有学历有脸蛋有身材最好还有膜,23岁,突然开始“被打包”进入了一个你无法抗拒的流水线,在这个年龄之前,你可以做一个妥妥的旁观者看着世界成熟的“表演”,看这个世界就是一场巨大的“非诚勿扰”节目,有人掀灯,有人舔脸。在这个年龄之后,你不再是单纯的观众,你必须也不得站到台上,接受挑也被挑的选择。

《新周刊》有句话,这是一个人人都有机会做15分钟名人的世界。你能与世界交换的东西,本质无非两种,要么交换才华,要么交换隐私。

那么,我是谁。人有时候很奇怪,一方面拼命花大把银子送给美容院和化妆品厂家希望时间走得慢一点,一方面掰着手指头过完周一盼周五,过完清明盼五一,希望时间走得快一点。无梦、无爱、无趣、无动力,没有上升渠道也没有逃避空间,不想活也不想死——这是我们真实的写照。我们是这个时代的橡皮人,麻木地卡在人生的瓶颈,然后偷偷羡慕别人的冒险与任性。

“人一生至少应该有两次洒脱,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听起来很美,“间隔年”、“gap year"这些概念在大陆开始越来越火,“去旅行”是我们支撑苍白现实最大的心理动力,我们假装鄙视现实和物质,学会把中庸和矫情视为精神胜利法然而忘了最重要的一点:鸡汤虽好,但不管饱。

三 如果找不到生活的意义, 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逃离”

一次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回来后生活还是生活,问题还是问题,只不过问题因为自己的拖延变得更加棘手。

一次次说走就走的辞职,到了新单位发现如果找不到工作的方向,跳槽到哪里都是不如人意的迷茫。

一次次说分就分的爱情,以为遇到一个新的拥抱就是救赎,然而不过是雷同的剧本,雷同的流程,以及对人性更大的失望。

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就是去解决问题”。这句话听起来是个废话,但却是一条要细细品才发现是,它到底是什么含义。

我发现我应该为自己20-29岁人生做一点科学规划,我到底要做一份怎样的工,嫁一个怎样的人,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在30岁的时候,我会站在哪里?我能站在哪里?是继续在写字楼做着一份随时能被替代的工?是嫁一个长得不坏前途不坏的壮丁生两个孩子身材走形?是依然在抢出租车买打折货然后照镜子发现自己有了法令纹?还是开始在自己的工作领域里崭露头角、有了自己的作品、在自己设计的新家里养一只很大的狗、和老公商量这个假期要去旅行还是准备博士论文?

在翻译美国心理学家《20岁光阴不再来》的时候,我才发现20-29岁是应该有一个科学而国际化的规划,励志,要讲实用性操作性和系统性,而不仅仅是畅销书商们编造的“说走就走”的淡定和几句“青春本该一无所有”的苍白洒脱。

也难怪它在TED国际公开课的视频,会被对品质感追求到几近苛刻的TED年轻人疯狂转发了。

想通了这个道理,我发现原本苦逼无聊的平庸日子真的有了新乐子——我可以把手头的文案琢磨得再有创意一点;我可以把手头的presentation做的再有趣一点;我发现跟老妈买菜做饭也是一门学问;其实我可以再去学个什么;还有,我好像有很多从没有好好利用过的资源……

日子依然平常,但是我似乎不再那么渴望通过旅行逃离了——因为每天对我来说,都是一场新的旅行。

当然,依然有了假期就拎包去旅行,只为了行万里路消化读过的书,去丰富阅历“读世界”,不再是为了青春的恐慌和对现状的逃离。

就像MEG博士说的那样,20-29岁除了说走就走的旅行和奋不顾身的爱情,一定还有别的。

嗯,一定还有点别的。

旅行·分享·快乐

越分享,越有的分享!

越分享,越懂得分享!

任何建议、想法、供稿

都可发送邮件:aichen777@126.com

孤独旅行者 我们分开旅行独自上路,我们分享快乐与感悟,我们凝聚起来从此不再寂寞与孤独。

9.12洛阳房车展倒计时


个人微信

热线:4006-098-298
手机:138 3714 2295
电话:0371-6552 6306
QQ:290405815


手机版查看本网页

无忧购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一键打电话

热线:138 3714 2295 / 0371-6552 6306 E-Mail:chinawlh@126.com QQ:290405815
在线客服:

4006-098-298

豫ICP备14026531号-4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