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洛阳房车展

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

2014年07月28 00:00:00 来源:517自驾游

罗布泊是一个让无数探险者魂牵梦绕却又望而却步的地方。

西汉时期是罗布泊地区最兴旺发达的时代,罗布泊周围的楼兰国、米兰国都是中国西部丝绸之路的重要的中转地。西汉之后,不知何故它们却神秘的消失了。公元1900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罗布泊周围探险时很偶然的发现了这个神秘的消失了一千多年的楼兰古国,在当时曾经轰动了世界,使欧洲各国的探险家纷至踏来。同时由于当时政府的腐败,使得大量的珍贵文物流失海外,其中大英博物馆的几百件西汉文物都是那个时期由英国的探险家斯坦因在楼兰盗掘之后带回国的。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由于中国最大的内陆河塔里木河的支流孔雀河改道,使得罗布泊逐渐干涸。1980年中国科学院著名的科学家彭家木在罗布泊进行科学考察时神秘的失踪,当时当地军民万余人从敦煌、米兰、库尔勒三个方向进行搜寻,结果全都无功而返,只好在他的失踪处立了一块碑。1996年中国现代最著名的探险家余纯顺在徒步穿越罗布泊时在楼兰附近由于迷失了方向,渴死在了自己的睡袋中。这些也给现代的罗布泊罩上了一层更加神秘的光环。

二、出行

我是一个狂热的户外运动及探险爱好者,早就为自己拟定了此生的三大目标,到达珠峰;跨越阿里高原;穿越罗布泊。去年自驾车到达珠峰登山大本营及长江、黄河源头;从南北两线双向穿越平均海拔5000米的阿里高原后,就只剩穿越罗布泊这最后一个目标了。但是由于准备不充分,两年多来一直没有找到敢于同行的旅伴,最主要还是被它外表神秘面纱的迷惑,所以一直不敢前往。此次国庆黄金周实在是无处可去了,于是又动了去罗布泊的念头,但我自己都没有信心,所以出发时对朋友们的回答只是去罗布泊地区看看,并未打算穿越。而我临行前老爸对我的嘱咐只有一句话,就是:“千万不要去罗布泊”。

9月底的一天早晨七点,我与我的老搭档老赖各自开着自己心爱的长城赛弗越野车,从太原出发踏上了探险罗布泊的征程。先沿着307国道到达柳林,过黄河后又经过绥德、靖边,晚上到达了我们第一天的目的地——定边。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过早餐就又沿307国道继续前行。到了宁夏的盐池就有高速公路了。没想到一上高速我们就犯了一个错误,地图上到中卫市应从古窑子下高速,问管理人员也是同样的回答。可上了高速到了目的地时路标却又变成了磁窑堡,我们没敢下高速,当我们根据路程发现错误时为时已晚,高速路又不能掉头,只好一直走到银川又返回到中卫,白白的多走了一百公里。过了中卫和著名的沙坡头景区就进入了甘肃地界。在古浪上了312国道穿过银武威到了我们第二天的目的地——金张掖(金和银为人们对张掖和武威的别称)。

古长城旁的羊群

嘉峪关关城

中国四大石窟之首的敦煌莫高窟。

月牙泉--鸣沙山

鸣沙山与月牙泉成为沙漠奇观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了,千百年来人们对这一沙海奇观,始终感到奇怪。对这大自然创造的奇迹,古人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好叹为:“山之神奇,泉之神秘。”月牙泉,梦一般的奇迹,千百年来不为流沙而淹没,不因干旱而枯竭,在茫茫大漠中有此一泉,在狂风黄沙中有此一水,在满目荒凉中有此一景,深得天地之灵气,造化之神奇,令人神醉情迷,被人们尊称为“天下沙漠第一泉”。

第三天早上从张掖出发沿312国道继续前行,过了酒泉,在万里长城的最西端——嘉峪关关城旁急急忙忙的留了个影,就又忙着上路了,这可真是饥餐渴饮、晓行夜宿。

一过嘉峪关就遇到了出发以来的第一个意想不到的困难,312国道从嘉峪关到敦煌全线修路,我们只好从便道上慢慢的走,路上全都是汽车卷起的滚滚烟尘。正好又应了一句话叫风尘仆仆。从嘉峪关到安西三百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七个多小时。由于天色已晚我们只好临时决定当晚住宿在安西县城,第二天再赶往敦煌。当晚老赖与他敦煌的朋友通了电话,由于安西到敦煌修路不好走,根据他的意见改变行程,从安西绕道到柳园再到敦煌,这样虽然多走了一百公里,但路好走了,也不会多耗时间。

三、游敦煌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们就起了床。由于昨天走了半天的烂路,我的车已出现故障,排气筒后边的固定套颠断了,前边与发动机连接处也松了,一加油就扑嗒嗒的响,只好临时找了节铁丝固定了一下。七点钟就又怱忙的上路了,十点时到达了敦煌。老赖的朋友在进城的路口等着我们,然后领着我们直接到了中国四大石窟之首的敦煌莫高窟。

莫高窟最早建于南北朝时的北梁,后经历隋、唐、元、明、清的不断修复和扩建,到清代时已达到了700多窟,但现在只开放40多窟,而导游领着你游览的只是其中的十余个窟,大约1个小时就游完了。我在这给要去敦煌的朋友出个主意:为了避免拥挤,每个导游讲解的洞窟是不同的,当你听一个导游讲完后,不要出景区大门,再跟随另一个导游走一遍,这样三个导游讲下来,你就差不多游变了开放的四十二个洞窟。但遗憾的是,石窟中最著名的飞天图石窟是不对外开放的。还有就是莫高窟是严格禁止拍照和摄像的,你就是带了相机也没用,你只能在景区门外照它的全景。

游完敦煌我的车已经彻底走不动了,只好到修理厂修理,换了一个烧坏的排气筒垫,又把车的底盘部分检修紧固了一遍。

下午老赖的朋友又领我们游览了敦煌著名的月牙泉。它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在敦煌这样一个年降水量只有30多毫米而蒸发量却高达2000多毫米的高度干旱地区的沙漠中心居然有这样一处月牙形的泉水常年不枯,泉水的周围还长着一圈茂盛的芦苇,真是叫人不可思议。历来水火不能兼容,沙漠清泉难以共存。但是月牙泉就像一弯新月跌落在黄沙之中,泉水清凉但有些发绿,为了防止人为破坏,在它周围安装了一圈护校,它就这样在沙山的怀抱中娴静地躺了几千年,虽常常受到狂风凶沙的袭击,却依然碧波荡漾,水声潺潺!有诗人描述她就像绝世佳人的眼睛--清澈、美丽、多情;像窈窕淑女的嘴唇--神秘、温柔、诱人,月牙泉边,白杨婷婷玉立,垂柳舞带飘丝,沙枣花香气袭人,丛丛芦苇摇曳,对对野鸟飞翔,风景如诗如画。月牙的直线边,泉南岸台地上以月泉阁为主体建有大片古建筑群。月牙泉四周是鸣沙山,因沙动成响而得名,由于近年来游人增多,使得周围环境有所恶化,鸣沙山高度已降了很多,鸣响的效果受到很大影响,泉对面的沙山景点已被铁丝网封闭,禁止游人上山了。据史书记载,鸣沙山与月牙泉成为沙漠奇观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了,千百年来人们对这一沙海奇观,始终感到奇怪。对这大自然创造的奇迹,古人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好叹为:“山之神奇,泉之神秘。”月牙泉,梦一般的奇迹,千百年来不为流沙而淹没,不因干旱而枯竭,在茫茫大漠中有此一泉,在狂风黄沙中有此一水,在满目荒凉中有此一景,深得天地之灵气,造化之神奇,令人神醉情迷,被人们尊称为“天下沙漠第一泉”。

壮美的阿尔金山

阿尔金山湿地

四、改变行程

本来我们计划是从敦煌进入罗布泊外围地区,到达楼兰再南下到米兰,然后出罗布泊。但老赖的朋友讲他在敦煌十几年了从来没听说过从这里能进到罗布泊地区的。晚上在旅馆内我们开了个讨论会,综合了白天问询的情况又研究了半天地图,只有改变行程,决定从敦煌南下到青海,再西进翻越阿尔金山进入新疆的若羌地区到达米兰。这是我们此行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实际上我制订的路程是很正确的,从敦煌到玉门关,再西行到楼兰,这是一条现代最经典的罗布泊穿越路线,只是我根本不知道这条路线已经是穿越罗布泊了。不过老赖的朋友不是探险发烧友,他不知道这条线路也在情理之中。

第二天早上我们起床后,到加油站加满油,就按着我们昨晚改变的计划出发了。沿着215线南下经过我国唯一的一个哈萨克自治县阿克塞,过当金山口,进入青海。再沿青海油田管理局自建的专用公路进到花吐沟石油基地,由此上315国道,从茫崖镇向西翻越阿尔金山,进入了新疆的若羌地区。

五、穿越罗布泊

我原本以为米兰只是一处古国遗址,没想到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以新疆建设兵团36团团部为中心的小镇。更没想到的是中央电视台六个频道联合拍摄《玄奘之路》的摄制组正好这天晚上也在此住宿,使这个小镇上仅有的四、五家旅馆全部满员。

这时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是否可以跟着中央电视台的车一起穿越罗布泊,以实现我多年的梦想。吃饭时与老赖商量了一下,英雄所见略同,他也有这个意思。于是我们就同门外电视台的几个记者商量了一下,因为他们都不主事,所以答应的也很痛快。

晚上我们好不容易找了一家用木板隔开的小店,条件很差,再加上激动的难以入睡,几乎一晚上没合眼。早上七点天还没亮(新疆与内地时差2个小时,十点才上班)就起床准备了,收拾完车,熬到九点商店开了门,我们又买了二箱矿泉水,到加油站把油箱和自带的油桶都加满油,然后就把车停在路边等着中央电视台的车队出发。由于迟迟不见他们有出发的意思,我们便下车与路边商店的老乡聊了一会罗布泊。据他们讲,每年九、十月份广东和北京都有车队来此穿越罗布泊,而山西的他们还从没听说过,这也说明在这方面我省同其它省份的差距真是太大了。他们讲汽车进去一般没有出事的,出事的都是徒步穿越的,带的水有限,一旦迷了路,就有生命危险,而且指南针和GPS卫星定位仪一进入罗布泊就失效了。所以进去也还是有一定危险的。听了老乡的话我们穿越罗布泊的信心又增强了些。就这样,等啊等,一直等到11点半。电视台的车队才磨磨蹭蹭的出发了。

米兰古城

除了头顶的蓝天、白云,就是脚下四面八方干涸的湖泥,再就是二条车轮压出的车辙,孤独的伸向那遥远的天边。地下没有一棵枯草,天上见不到一只昆虫,真的给人的是一种“千里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感觉。站在湖中往四面看,清一色翻卷起来的干涸的湖泥一直延伸到天边的地平线上,没有一丝生命的痕迹。什么叫广袤无垠?什么叫一望无际?什么叫荒无人烟?什么叫寸草不生?什么叫了无生机?什么叫晕头转向?什么叫孤独无助?在这里你可以体会的真真切切。

我们跟在车队的最后,缓缓的向前走着,刚到收费卡,电视台的14辆车过去后,把我们拦在了外面。原来随行的罗布泊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人员已经告诉了守卡的人,我们不是电视台的,不让进。我们在与守卡人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交涉,每人交纳了300元的文物保护费和环保费后,才被允许进入罗布泊。这时前面的车队早已跑的无影无踪了。我们只好沿着前面车走过的轮胎印往前行进着。刚走了没有5分钟,前面老赖的车就陷到沙漠里不能动了,由于他没有经验,就像我第一次在巴丹吉林沙漠中陷车一样,加大油门使劲轰,结果越陷越深,等我赶到时已把底盘都托住了,只好拿出拖绳给他拖车,可陷的太深,拖不动。我便根据以往我陷车后的经验,指挥他们用千斤顶支住轮胎螺栓往起顶,然后往下塞自带的钢模板,顶一点,塞一点。当把半个模板塞到轮子下后,我在前面车上拖,他在车上挂好一档慢慢起步走,其他人在后面推,终于把车拖了出来。由于我是四驱车,我便叮嘱老赖跟在我车后走,如果我陷了车,他可以绕着走。这样又走了有半个小时,他的车一不小心又陷了进去,这次他有经验了,一陷车马上不动了,挂上拖绳后,我一拉,他的车就出来了。可这时对罗布泊的恐惧感已经笼罩住了他们,他及他车上的人都不愿意再往前走了。老赖对我说:“才走了二十公里就陷了两次车,前面的路不知是什么样,万一车进去之后出不来怎么办?我不想穿了,咱们往回返吧。”但在我一再的软磨硬泡之下,他也只有无奈的跟着我走了。老赖更加小心的跟在我车后,谨慎的开着。当走了大约4个多小时后,我突然发现前面遥远的天边有数点闪闪发亮的东西,我心头一喜以为是到了湖边了,马上用对讲机告诉老赖这个消息。又过了一会看的更清楚了,那些亮点还在动,这时我们才明白,原来是追上中央电视台的车队了,那些亮点是太阳照到车玻璃上的反光。老赖这时也不怕了,还在对讲机里与我调侃说他昨晚上梦到在罗布泊里捡到了彭家木的日记。

我们跟着电视台的车队大约走了二个多小时后,也就是在戈壁滩上走了100公里后到达了湖边,这时已是下午7点多了,电视台的车队在此安营扎寨。我们也就超过了他们的队伍,这时走在后面的老赖突然停下车来想问一下前进的路线,没想到这下却惹出了麻烦。由于没有索要收据,跟随车队的罗布泊管理局的人员认定我们是私自入内的,拦住老赖的车非要罚我们的款,我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湖边照完相后看到老赖还没上来,就返回去找他,正看到他准备给人家交罚款,我问明情况后,当时就火了,不让老赖交钱,跟管理局的人大吵了起来。这时中央电视台的几个领队也跑了过来给我们做了调解工作,最后我们化干戈为玉帛,还互留了电话号码,才分了手。

我们于是又往前行进到了罗布泊湖中。这时老赖一看没有了大队人马,又害怕了,不想再往前走,只想返回去,可我这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英雄气概,坚决要穿越罗布泊,老赖无奈,又不敢自己单车往回返只有不情愿的跟着我往前走。

这时已走到了湖内,四面更加荒凉,刚才在戈壁滩上时偶尔还能见到一些绿色,走近某些沙土混合的堆前还能看到一些胡杨和红柳干枯的根和枝干,给人一种存在生命的感觉。可现在,除了头顶的蓝天、白云,就是脚下四面八方干涸的湖泥,再就是二条车轮压出的车辙,孤独的伸向那遥远的天边。地下没有一棵枯草,天上见不到一只昆虫,真的给人的是一种“千里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感觉。站在湖中往四面看,清一色翻卷起来的干涸的湖泥一直延伸到天边的地平线上,没有一丝生命的痕迹。什么叫广袤无垠?什么叫一望无际?什么叫荒无人烟?什么叫寸草不生?什么叫了无生机?什么叫晕头转向?什么叫孤独无助?在这里你可以体会的真真切切。

罗布泊中如画的沙丘

这时我从后视镜往后一看,老赖的车也不见了,我急忙把车停下,等了一会,还是不见他的踪影。我突然醒悟到,这一截并没有难走的陷车点,老赖一定是退回去到湖边中央电视台的营地了,我脑子里考虑了一会,毅然决定继续单车往前穿越罗布泊,明天穿越成功后再返回湖南岸找老赖,跟他一起出去。到现在我都没明白我当时为何那样大胆,敢做出单车穿越罗布泊的决定。就这样,又走了约40公里,晚上九点钟的时候,暗红色的圆圆的太阳已经落到了西边的地平线上,我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日落景象,在一览无余的天边那遥远的地平线上,一只大火盆由亮变红,由红变暗红,然后一点点的落入地下,天边的云也由红变黑,镶上一圈红边,然后全部变黑。这时天已经全黑了,我把车停下,在车内吃了些自带的食品,喝了点啤酒和矿泉水,便锁上车门,躺在车上休息了。

躺在车上从车窗玻璃往外看着天上闪烁着的满天繁星,心里油然而生了一种童趣,想起了小时候数星星的情景。可过了不多一会,随着荒野地风声的逐渐加大,呼呼的风把车都吹的有些动了,恐惧也慢慢的爬上我的心头,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突然我被一阵敲车窗的声音惊醒了,我一下子被惊的毛骨耸然,不知道在这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上大半夜的有什么怪物出现了,我本能的第一反应是遇到鬼了。我心惊肉跳的躺在车上一声不敢吭,一动不敢动。当敲击声再次响起时,我不自觉的壮着胆用颤抖的声音喊了一声:“谁?”这时突然听到老赖的声音在窗外响起:“你倒是睡的挺香的呵”。我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原来是老赖返回湖边后,问了带领电视台车队的向导,说难走的路已经通过了,前面的路很好走,不会再陷车了,于是他又返回追了上来。这时我想拔开锁车的按钮,手却颤抖的好半天没拨开,老赖便在车外边说:“先睡吧,咱们明天醒来再说”。然后就回头返回到自己的车里睡了,这时有了做伴的车,心里一点也不怕了。香香甜甜的一觉就睡到了天亮。

早上起来,也顾不上洗脸、刷牙了,照了几张日出的照片后,发动着车就往前跑。又走了约40多公里,这时前方出现了一个车辙印形成的十字路口。昨晚老赖已经打探清楚了,路口向右(东)是往敦煌方向的路(如果我们当时从敦煌进入罗布泊就从这个口进来了),往左(西)是去楼兰的路,往前直行是到罗布泊北岸的路。老赖到此没有停留,直接就向前走了,我犹豫了一下,没办法,也只有跟着他前行了。因而犯下了此行的第二个大错误。后来我才知道,向西行18公里就是著名探险家余纯顺的墓碑。再往前就是楼兰,虽然楼兰不让进,若进需每人交纳4000元的费用,但余纯顺的墓实在是该去的。

又沿着车轮印在湖中向北走了约50多公里,突然我发现前面远方模模糊糊出现了一根高高的铁杆一样的东西,右前方也好象有一座山,这时我有了一种快出了罗布泊的感觉,想着这两手空空的穿越,心中总有一种帐然若失的心态,我看着窗外满目的干涸湖泥,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便把车停住,下车看了看,在车上时没看仔细,好像湖泥都是青黑色的,下车仔细观察才发现,原来它们是灰白色中隐隐透黑的结晶体,由于这里原来是咸水湖,干涸之后,经过几十年的风吹日晒,盐都结晶了,与湖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掺和在一起,形成了这罗布泊中独有的奇物,我使出吃奶的劲,才从地下搬松几块个头不大,形状特异的结晶体,为了防止锋利的晶刺划伤人和车,把车上所有的报纸和包都用上,把这三块宝贝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放到了车后座位上。这时心里才有了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上车后又继续沿着车辙往北走了一会,手机居然收到了短信,这时我知道我们就要穿越成功到达罗布泊北岸了。我一看短信,是老赖发的,他已到了有人烟的地方。我也加紧走了一程,原来刚才看到的铁杆是一座高高的中国移动的接收铁塔,而铁塔周围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工地。我停下车问了一下施工的工人,原来这里还在罗布泊湖中,只是由于发现了地下矿产,中铁十八局正在这里施工,当然公路也修到了这里,从这沿公路往北走约350公里可到新疆的哈密和善鄯。

这时老赖已经象受了惊的兔子一样又往前跑了,我也只好跟着他跑。一到了公路上,老赖的飞车是出了名的,转眼就不见了踪影,我追都追不上。只好在后面边欣赏风景边走。由于还在罗布泊内,车两面不时出现一些好看的湖中小岛形成的雅丹地貌,我不时停下来照几张相。又走了大约70公里才到了罗布泊的北岸,进入了戈壁沙漠地域。再前行了大约50公里,前方出现了一个叉路口,我下车问了一下修路的工人,前行是到哈密的路,左转是到善鄯的路,路程都差不多。都是200多公里,我察看了一下地图,善鄯比哈密靠近乌鲁木齐300多公里,于是决定左转到善鄯,可这时却不见了老赖,也不知他走了哪条路,只好给他发了个短信(实际上这时手机已经又没有接收信号了),就左转了没想这一转弯,再见到老赖竟是在回了太原之后了。

刚开始,路还算好走,虽然是沙石路面,路还不颠,时速能达到四、五十公里,路上也没遇到一辆车,见到一个人。可走了约二个小时后,到了百灵山矿区,由于拉矿石的大车比较多,路面被破坏的异常难行时速只能开到每小时十余公里。这时我有些着急了,已经下午六点了,若还是这样的路,今天晚上就出不了戈壁滩了。这时正好前方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东西方向有一条路况比较好的路,路旁还有块石碑,上刻西气东输线。我也不敢乱走,等前面过来一辆大车,就拦住问了一下路,结果司机说两条路都能到善鄯,这时我选择了一条东西向好走的路。这是我此行犯的第三个错误,其实这条路要多走百十公里的。我一拐向西,便开始一路狂跑,走到天黑时已跑了一百多公里,可还是什么也看不到,好不容易到了一个路口看到几辆大车,一问路,这里距离善鄯还有一百多公里,而且我方向走错了,应该往东北方向走,我刚才的路都白跑了,当时把我都快气晕了,真恨不得把那个乱指路的司机揍一顿。这时正好有一辆小车也去善鄯,我便跟在它后面又跑了起来,这时已是晚上十点了,我眼睛又不好,跟的很费力,跟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跟丢了。好在这时已走出了戈壁滩到了一个叫底坝的小镇,不远处就有柏油路了我又一路问寻着到了312国道上,向西拐到了吐鲁番市,到达时已是凌晨一点多了,总算是圆满的完成了我的穿越罗布泊之旅,此时手机信号显示老赖已于晚上八点到了哈密市,我们相差了400公里。

此次穿越我们创造了一个奇迹,就是在没有向导,没有卫星电话,没有卫星定位仪,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我们驾驶着两辆国产的长城赛弗越野车,用了32个小时成功的由南向北行驶了540公里,穿越了世界上著名的死亡之海——罗布泊。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

517自驾游】致力于汽车、户外、越野、旅游、休闲生活服务。专注中国房车RV,越野车SUV,全地形车ATV,露营CAMPING life装备与服务!全国统一客服:400-004-5170 官网:www.517zjy.com

点击右上角“”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

微信:517自驾游(微信账号:cd517zjy)一起分享自驾游那些事儿,分享您的快乐。若喜欢请转发给您的朋友!

前100名前预订者价格更优惠哦!

预订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

9.12洛阳房车展倒计时


个人微信

热线:4006-098-298
手机:138 3714 2295
电话:0371-6552 6306
QQ:290405815


手机版查看本网页

无忧购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一键打电话

热线:138 3714 2295 / 0371-6552 6306 E-Mail:chinawlh@126.com QQ:290405815
在线客服:

4006-098-298

豫ICP备14026531号-4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