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洛阳房车展

看懂上海:老底子的夏天

2014年07月28 00:00:00 来源:顺旅房车

前几天,一只蝉飞到阳台,突然间的叫了起来,声音之大,好像有十来只青蛙在叫。蝉叫了一阵之后,开始扑腾。上苍造物,真是奇妙,蝉身板之阔,远远超过其他昆虫,这让人怀疑,薄如蝉翼之蝉翼,怎么能带动如此庞大的身躯?

上海人把蝉叫做:“牙呜子”。我即使很努力的回忆,也已经想不起来,在生活中最后一次谈论“牙呜子”是什么时候。或许,生活里任何其他东西,都比“牙呜子”要重要。小时候,夏天总是跟着“牙呜子”叫声一起来的。其实谁都不会去注意,夏天里“牙呜子”第一声叫声是在什么时候发出的,等到听见发觉,已经是浓荫匝地,到处一片“牙呜子”叫声。不过倒还记得有一年夏天,满怀少年心事,我走在树荫下,突然就听到了“牙呜子”的叫声。“牙呜子”的叫声就是这样的,虽然它们一直在叫,但人不是一直都听得到它们在叫。

虽然,蝉在中国文化里,有一种高洁的象征,但这么高雅的事情,要到很久以后才知道。小时候,“牙呜子”只跟夏天有关。到了大学,才知道蝉的这种象征意义。在大学,白天有“牙呜子”,晚上则是一片蛙声。

牙呜子,只是蝉的一种,另外还有一种,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见过,就是“钥匙它”(钥匙:用沪语发音,它:要拖长音)。“钥匙它”的叫声很抑扬顿挫,很有点歌唱性,所以,至少我觉得比一般的牙呜子叫的好。

我家对面弄堂口有一家烟纸店,店前有一棵大树,这棵大树的树荫,几乎遮住了整条马路。下课后或者放暑假了,在树下支张小桌子,光着膀子、吹着凉风,不是玩大怪路子,就是玩四国大战。

小时候,电扇都是奢侈品,夏天防暑,对男人来说,就一个脱字,脱到不能再脱: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平脚裤。那个时候也没有校服,如果小孩们上学,也不过就是平脚裤,再穿件海魂衫一类的汗衫、或衬衫,放学了,一出校门就把汗衫脱了,挂在肩膀上,晃晃悠悠回家。在夏天,男人这样穿着几乎是我知道的标配。或许有文明的,不管怎么热还是衣冠楚楚,只是我没见过而已。倒是《论语》记载,孔子在大热天时候,在家穿单的麻布衣服。但后面还有一句“表而出之”,有种解释是,外面还要罩一件衣服,但要把里面的麻布衣服露出来。

现在。走在上海街头,不再看得到光着膀子晃悠的男人了,大概是文明了吧。记得有一年,有媒体把一群光着膀子在绿地乘凉的外来人员曝光了,看来真是文明所向披靡啊。但是,一个人的文明,需要养成,而养成需要时间。如果你文明了,别人不文明,那就包容一点,也给人一点时间。还有,所谓的文明,有时候只不过是表明你有另外一种习惯,并且,你有话语权,而不是说你更进步或先进。要说文明,孔子的做法更文明,为什么我们不学学孔子,大热天的时候,依然“袗絺綌,必表而出之”?

虽然那个时候没有空调房避暑,倒也有两大防暑利器。首先是冷饮。冷饮从低端往高级,分别是棒冰、雪糕和冰砖。那个冰砖,几乎属于专门治疗寒热的药品,更实惠或更现实的选择是吃着棒冰,想着雪糕。

棒冰和雪糕的档次,比较一下棒冰棒头和雪糕棒头就可以了。棒冰棒头是一根粗糙的方形小木棒,而雪糕的,则是光光滑滑的两头车圆的扁平木棒——所以要不厌其详的说棒冰棒头,因为后面还要说到,现在先卖个关子。棒冰和雪糕的口味不是很多,好吃的也就是赤豆棒冰和绿豆棒冰。那个时候不讲究产品质量标准,于是,要是倒霉,一根赤豆棒冰吃不到一粒赤豆;要是吉星高照,那就是一根棒冰,从上到下全是赤豆。读中学那会,有不少人开始长青春痘,长得多的,很容易被人叫做赤豆棒冰。

揣着几分钱,一路小跑到小店,把钱往柜台上一放,朗声道:买根赤豆棒冰。于是,店主就打开一个小木箱的盖子,顿时会有一股冷气窜出来,这个木箱子四壁裹有厚厚一层保温的棉花,然后,就看到码得整整齐齐的棒冰。除了棒冰之类的,还有饮料:盐汽水、橘子水和酸梅汤。小店里买不到饮料,多数是家长单位里才有,如果父母单位离家不远,就可以拎着一只热水瓶去装回家喝。

另外一件爽快的事情就是傍晚洗澡。最早的时候,自来水不是通到每家人家的,一般是一个里弄一个给水站。夏天傍晚,吃饭前,拎个铅桶,拿块毛巾,拿块肥皂到给水站,四五个小孩每人打桶水,一字排开,蹲在铅桶边洗澡。高潮当然不是正常的洗澡程序咯。而是这些程序结束,然后举起铅桶,把剩下的水从头浇下来。这种感觉,也赛过吃根赤豆棒冰。

白天,总是有办法避暑的,晚上睡觉有点麻烦。那时候上海住房普遍紧张,房子小,人多,又闷又热。但也不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要是真受不了,就拿张草席,睡到上街沿去。据说四九年的某天清晨,有上海市民,开门看到上街沿睡着解放军,我们那时候要比解放好些,因为有席子,他们大概不会拿着草席行军打仗,但上街沿睡着一排人的样子,倒也是很壮观的。大学四年级的时候,毕业考察到开封,清晨下火车,转乘汽车,看到一路上的房子都是平顶的,几乎在每个房顶,都看得到睡觉的人。

暑假结束,夏天也差不多结束了。盛夏的时候是“牙呜子”叫,等到“才脚”开始叫,意味着夏天结束秋天来了。那个时候,彭浦新村附近的北郊站还是一片田野,在那里可以捉到“才脚”。

头天晚上,要准备好放“才脚”的筒。讲究的是竹筒,一头竹节一头开口,捉来才脚关进去,开口处塞些布就行。没有竹筒,只能做些纸筒。但纸筒容易被才脚咬破,所以时间不能长。才脚筒有了,再需要一只网。网的形状像如倒扣的酒盅,网的架子是铅丝,缠以彩色的塑料丝线。另外还需要一根长度形状跟筷子差不多的东西,我们一般用螺丝刀代替。循着才脚的叫声,找到才脚洞,螺丝刀捅进去,才脚逃出来,用网罩住。说来简单,其实也不容易。

小的时候,我没有“专业”的才脚盆,只能用小的搪瓷缸代替,搪瓷缸底有点滑,要衬一张皱纹草纸才能用。在家有事没事,拿才脚丝草逗才脚,才脚就会开牙,猛追着丝草,真正的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斗才脚的时候,也得用丝草,把两只才脚引逗在一起才行。斗才脚,很快就能分胜负的。胜者一边叫,一边追逐着那只败了的才脚。于是,把那只败了的才脚捉出来,放水里,名曰“游泳”。或者放手里,扔上去再接住,名曰“掼三掼”。据说,这样一来,那只败了的才脚又可以拿来斗了。

很快就秋冬了,才脚是不能过冬的。但有一次我在盆里垫了些棉花,晚上还把盆放在炉子边上。我记得那只才脚,比别的才脚,是要死的晚些,但还是没能熬过冬天。

上海老底子的夏天,没有空调,没有电脑,没有热带风暴。但那时候,天总是这么蓝,街坊邻居间不输给亲戚,吃根棒冰,就可以开心一天。下下棋,打打牌,打弹子挂香烟牌子就是全部的娱乐项目。如今生活条件好了,但个时代的幸福感,却似乎回不来了。

9.12洛阳房车展倒计时


个人微信

热线:4006-098-298
手机:138 3714 2295
电话:0371-6552 6306
QQ:290405815


手机版查看本网页

无忧购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一键打电话

热线:138 3714 2295 / 0371-6552 6306 E-Mail:chinawlh@126.com QQ:290405815
在线客服:

4006-098-298

豫ICP备14026531号-4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