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沈坤

2014年08月05 00:00:00 来源:上海边检文化新天地全媒体文化平台

沈坤 《遇识知痴》

人们说: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电影《归来》,无疑是一部标准的爱情绝唱,而《陆犯焉识》在贯穿爱情的同时也夹杂着亲情,时代和人性。电影改编自书,书来源于时代生活。这一切都让我们自然的跟随着他们进入彼此的精神世界,仿佛身临其境。

爱情,指男女之间相爱的感情、情谊。百度如此说,但我认为爱情是一段时间内男女之间彼此吸引,意欲亲密、依附,伴有激情、承诺而且极为排他的一种情感知觉。亲情,无疑是我们从始至终最为重要的情感。时代,是影响人们意识的客观环境和时空界限。人性,是决定并解释其行为的人类天性,本善还是本恶争论至今。这些,每个人都可以给予定义,却难以划分其标准和探究其根源。关于爱情真谛、亲情重要、时代影响和人性复杂我不敢借题发挥,不跳出电影和书,谈谈感想。

长路归来焉能识—看男人的回归

不同时代,男人的感情不同。在我们这个国度里,从古至今,男人更在乎的是自我,自我满足或者自我价值。虽然他们知道自己的女人对自己的重要性,但更多时候,在面对女人时,婚前是自我表现,婚后却泰然处之。

作为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追求自由和精神的焉识,对于父母之命的婚姻更是反感抵触,尽管他还没有完全了解自己的妻子婉喻。所以,一开始的焉识的留学也好、晚归也罢,这完全符合当时一个男人在面对婚姻的表现。我们知道,婚姻后的两个人激情也好,平淡也罢,但这都是以感情为基础的。只是,在面对不同生活环境时,自我对爱人感情感知程度不同而已。所以,焉识对婉喻的感情,从逃避到接受,从平淡到思念,从出轨到不舍,从醒悟到回归,这一切都表明男人面对爱情和经营婚姻的一个心路历程。.

研究表明,男人要比女人晚熟,我想这更表现在感情方面。年少的男人总有许多梦想,忙不完的工作,交不完的朋友,走不完的应酬。婚姻对他们来说也许只是成人的必须,而非成熟的标志。经历波折,才知世事艰辛;走过坎坷,才知人生苦短。男人,需要阅尽浮华,才能真正淡然于心。

少年夫妻老来伴。从淡于交流到精神支柱,从疏于呵护到不离不弃,焉识表现给我们的不仅是荡气回肠的爱情,更是一个男人真正的回归。

久别重逢宛如遇—读女人的坚守

不同时代,女人的爱情不同。但是,女人对爱情的态度却是一样的。无论是在以“贞”为重的昨日还是在房车开路的今天,女人在对待爱情上都是慎重而全心的。女人拥有了爱情,其他一切也便成了爱情的附属,甚至自我。

一纸婚约定终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表明的不仅是生活中的女人,也包含感情里的女人。婉喻,不是一个无才便是德的女人,有对自由的向往和对生活的定义。当嫁给自己青睐甚至有点崇拜的焉识之后,无论爱与不爱,自己的男人,也便成了她爱情的全部。

婉喻的爱情,无疑是蹉跎、错位的。从开始焉识的并不相爱,到最后完全得到爱情时的失忆。《归来》带给我们的是荡气回肠的“旷世绝恋”,而《陆犯焉识》带给我们的却是苦难下的等待和坚守。但无论电影还是小说,展现给我们的都是女人对自我自由的放弃,精神追求的放弃和对爱情的坚守。

归来,不只是焉识的归来,还有婉喻自己的归来,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三十分钟或者一两次的恐怖耻辱记忆,这对她来说无疑杀死了自己坚守的爱情。也许只有失忆,才能抚平自己心中爱情上的伤痕,但孰知也抹去了爱情本身。最后,焉识回归,爱情归来,却“纵使相逢却不识”。

春风难解血脉滞—观亲人的离合

不同时代,人们的亲情却是相同。“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只因血脉相连。在这个看重血脉和家族观念至深的民族,“孟母三迁”、“卧冰求鲤”类似的养孝故事比比皆是。

焉识在服刑期间,除了对婉喻的思念,对爱情的重识,还有对女儿丹珏(jué,不读yù)的想念。开篇“场部礼堂的电影”就描述了一位父亲为看一眼多年不见小女儿的表演,而经历的千辛万苦和看到后的“如愿以偿”。亲情,也成了老几出逃的诱因和动力之一。书中的“雪夜观影”和片中的“雨夜逢女”比爱情更使我感动。

电影中的丹丹和书中的丹珏是一人,从年少时候对多年未见、身负罪名、影响自己的父亲的拒不相认,到成人后对父母和他们爱情的逐渐理解、感动,再到最后三人之间亲密相守。丹丹从对父母家庭的叛逆,完成了自我亲情的回归。从这个角度看,归来,也包含亲情的回归。

虽人有离合,但血脉相连,万水千山隔不断。如果心有灵犀,是爱情的标榜,那么噬指痛心则是亲情的所在。爱情只有12-18个月,之后激情或归于平淡,或升华成生死相依,这都将成为亲情的一部分。唯有稳定而长久的亲情才是灿若烟花的爱情的归宿。

渔光一曲醉心痴—谈精神的追求

不同时代,人们的精神追求不同。但人们从未放弃对精神层面的追求,精神在每个时代都同等重要。仅有物质需求而无精神追求,只能算是生存而非生活。对精神的追求、自由的向往和思想的崇拜是每个人生活的必须。“朝闻道,夕死可矣。”

在动荡的年代,焉识服刑的恶劣环境中,虽食不果腹,但其能艰难的生存下来,除了求生本能,爱情支撑之外,知识分子独有的精神追求和对自由的向往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当然这与其内心对婉喻的爱情相互交割在一起。

人在失去自由或者极度孤独的时候,内心的精神支撑尤为重要。在一个经历繁华而又落于囚禁的孤独者心中,往日的洒脱是可笑的,而往日的感情却会无限的放大 。浮华不会常伴,情感却如影随行。在西北单调、荒芜的大草漠里,焉识开始细细咀嚼过往的生活,婉瑜沉寂的、内向的生命像干货一样在他脑子里发胀,为他干瘪的生活提供源源不断的养分,这一刻重燃的真爱也便是他的精神寄托所在了。电影最后一幕:渔光曲的音乐背景下一家人虽在一起,多年之后每月五号还在火车站等待“焉识”归来,仿佛伤痛依然继续。也许影片在诉说人们还等待精神回归和另一种时代的归来。

欲在不可得,思想是精神痛苦的根源。打动我们的往往不是波澜不惊的生活和平淡无奇的相爱,而是波折离奇的故事和悱恻缱绻的爱情。究其原因,不过生活缺少内心渴望罢了。

时至今日,电影已看完半月有余,书读完也一周了,但其中的情节还是会浮现脑海,挥之不去。总起来说,《归来》和《陆犯焉识》所展现给我们的均是时代影响下的生活。每一个人都是一种元素,或正或邪;每一段情都是一段故事,或喜或悲。再深入来看,无论生活还是爱情都在反应人性。生活苦难引我们反思,爱情绝唱让我们动容,时代会将生活无限扩大,空间也使爱情辗转复杂。所有归之于人性时,无非内心一种偏执使然。

写完此篇,我想起了:合上书时,脑海中思绪万千唯有灯下长影与之随行;电影闭幕时,左边座位没人,右边座位是空的。

大家都在看

房车旅游网
个人微信
房车旅游网
微信公众号

24小时服务热线4006 098 298

138 3714 2295

0371-6552 6306